快捷搜索:
被生活放逐的人,无处可逃的活着
分类:影视前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这是一部讲述生活是如此无可奈何的电影
不管喜不喜欢
都必须接受

        地铁站楼梯下是一个清冷的街边花园,残枝扶疏路灯昏黄。水迹斑斑的地面几片枯叶被风漫卷起,转了几个圈,似乎找不到安身之处,倦倦地飘落。偶有三三两两的身影匆匆走过,脑袋都缩在蓬松的围巾里,低着脑袋往等待着自己的那盏灯火飞扑而去。

开始的时候 克鲁尼觉得这是一种莫大的残酷
这残酷对他 对我 对你都是一样的
于是他认为抛开一切就是解脱
残酷的是
你可以抛弃责任
却无法抛弃生活本身
生命本质就在孤独中寻找自己的归宿

        头顶两个红色的光点缓慢地划过苍茫的夜空,不舍而又必须离开,这种无奈,夜航飞机机舱里的人感受的最为真切:抬头只有浩渺而清冷的夜,脚下铺满璀璨的万家灯火,抽身离开的是喧嚣俗世的生活,而你要去的地方,依旧隐藏在乱云飞渡的重重迷雾之中。

也许是在下个转角相遇的陌生人手中
也许是转身离开的同事
也许是在那个伤害你的人面前
也许是在云端...
up in the air

       忽然又感慨,是因为想起此刻,某架掠过云端的机舱里,西装笔挺表情萧索的克鲁尼,也许把玩着手中冰冷的“cancer”,透过眩窗冷冷地俯视一万英尺以下这个陌生而温暖的陆地,他是无脚的鸟,只适合生活在空气稀薄的高空,他是被自己画地为牢的1900,窗外从来没有涉足而入的世界,就是来自内心最深切的恐惧。他只习惯于在厚厚的玻璃后张望别人的生活,和不可测的未来保持尽可能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 那么,什么是生活?对克鲁尼来说,生活是机场里制式化的问候,是无数次透过眩窗俯视云端下陌生城市,是人来人往的候机厅角落里舒服的沙发,是脚边放满杂物的拉杆箱,是挤满一百万公里飞行里程的愿望,更是习惯于在陌生的地方被陌生的人充满敌视的问道:"who the fuck are you?" 生活当然不够轻松,所以克鲁尼决定减轻背包,腾空里面所有不重要的东西。所以他十几年不和妹妹联系,从来没有结婚的计划,宁愿在酒吧里寻找一次次陌生而暧昧的邂逅。

      也许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人,都只是生活的旁观者,只是坐在射灯光晕之外的黑影里,看着舞台上幕起幕落,人来人往,某一刻也会感动,热泪盈眶鼻翼泛红,为别人而哭为别人而笑,最终幕落之后转身离开,自己依旧是衣襟空空。生活于他,是隔着玻璃的肌肤相亲,是相去万里的客套寒暄。是人聚人散的长街独自仰头看乱云的寂寞。

      还是因为脆弱,是因为怕受伤害,当你想要拥抱生活,裹入怀中的却只有凛冽的寒风,当你在风雪扑面的黑夜满怀期待的敲开你爱的人家门,透光而出的却是和你无关的幸福。当你为了爱情远赴千里,始终抵不过一次激情的诱惑,当你以为找到适合紧握的那双手而心怀感恩,谁又忍心告诉你那双手沾染多少脂粉的扑鼻幽香?

      可是那有怎么样,你所经历的一切,都是生活的一部分,或喜或悲人来人去,独善其身驻足打探虽然安全,却无法品尝感同身受的快感。那些爱过的人,那些拉过的手,那些洒了一地的欢笑,甚至那些转头强忍不住的泪水,都是印染你生命颜色的酽稠熏香,是坛被时间埋藏经年的老酒。让你的生命酣醉在不可磨灭的回忆里。

     不愿承担就无法得到,你想要随时转身离去的潇洒,你就得面对自己两手空空的尴尬。

  

     

本文由九卅娱乐官方网手机版发布于影视前线,转载请注明出处:被生活放逐的人,无处可逃的活着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九卅娱乐手机版登录本身也只给五分,同样的终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